六合图库财神




您所在位置: 首頁 »經濟觀察»正文

“以房養老”陷入困局:全國僅有117戶加入

http://www.tbvis.icu【泉州經濟網】2018-12-21

以房養老,曾經是備受追捧的養老熱詞,很多人關注著這種新的養老方式。但是這種新方式推廣情況到底如何?能不能發展下去?能否成為社會化養老的一種合理選擇?

“以房養老”,一直是城市養老形式中備受關注的一種。這種新形式多是指保險版的“以房養老”。2014年6月,原保監會正式公布《關于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》,宣布自2014年7月1日起,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武漢開展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,該業務被稱為保險版“以房養老”。

2015年3月,首款保險版“以房養老”產品“房來寶”由幸福人壽正式推出。何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?幸福人壽有關人士介紹說,根據保險條例,擁有房屋完全產權的老年人,將其房產抵押給保險公司,繼續擁有房屋占有、使用、收益和經抵押權人同意的處分權,并按照約定條件領取相應養老金直至身故。老年人身故后,保險公司獲得抵押房產處分權,處分所得將優先用于償付養老保險相關費用。

如今,4年多時間過去了,多數人對“以房養老”依然不甚了解,在很多人眼中,它甚至成為“騙局”的代名詞。“以房養老”推進現狀如何?如何看待該模式的發展前景?實現破局應該從哪些方面入手?帶著這些問題,經濟日報記者進行了走訪。

阻礙大 誤解多——公眾接受程度較低

廣州的區伯早年離異后一直獨自生活。隨著年紀漸長,身體也出現了諸多問題。出于安全和方便考慮,區伯想請個保姆照顧自己。但他每個月退休金不到4000元,難以負擔保姆費用。2016年5月,他選擇了“以房養老”,投保之后,每月從幸福人壽領取6131元養老金,請到了保姆,生活質量有了很大改善。

但是,像區伯一樣選擇此類養老方式的老人并不多。幸福人壽提供給記者的數據顯示,截至11月底,共啟動意向客戶168戶247人,已承保117戶172人,領取養老金105戶 150人,其余正在辦理中。

投保人平均年齡71歲,多為失獨孤寡、空巢、低收入老人。而幸福人壽是目前唯一已經完成承保此業務的保險公司。也就是說,目前全國選擇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的老人僅有117戶172人。

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董克用認為,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這一模式的適用群體本就比較小眾,“它只適合那些沒有想把房子作為財產留給后代繼承的人,這些人要么有好幾套房子,要么沒有后代繼承人或其他房產繼承人,與此同時,他自己的養老金又不多,上述情況同時符合的人目前還不多”。

此外,傳統觀念、利益糾紛、一些詐騙案件導致的社會負面影響等也都是阻礙老人接受“以房養老”的重要因素。

“傳統觀念上,中國的老人多數不能接受這一模式,特別是子女或其他親屬如提出反對意見,對老人影響很大。有些子女覺得老人參與‘以房養老’,自己會沒面子。”幸福人壽反向抵押業務管理人員陳磊告訴記者:“有不少投保人都配合我們做完房屋評估甚至抵押登記了,最終還是因為顧忌家人反對而選擇放棄。”

此外,社會上對于“以房養老”的誤解也導致很多老人不能接受這一模式。曾經出現的打著“以房養老”名義進行詐騙的事情,造成了很大的影響,讓公眾對這一模式產生了負面解讀。很多老人都有這樣的誤解:參加了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,就不能住在自己房子里了,甚至最終可能導致他們流離失所。

看淡市場 顧慮房價——企業參與熱情不高

事實上,不但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的參保老人沒有預想的那么多,作為市場主體的企業參與度也不高。目前,只有幸福人壽和人保壽險兩家公司開展了此項業務,而截至今年10月底,人保壽險還沒有出單。大部分保險公司還處于觀望中,中國平安保險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副首席執行官李源祥對經濟日報記者表示,平安保險已經關注到“以房養老”,也在做一些相關研究,但是認為目前該市場前景不夠明晰,因此還沒有推出相關產品的計劃。

作為開拓者,幸福人壽的前行步伐也十分謹慎。繼最早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武漢4個城市試點后,2017年之后,又新增南京、蘇州、大連、杭州4個城市。

為什么選擇這些城市?而不在全國全面鋪開?幸福人壽方面表示,這一業務模式要求保險公司先行支出保險金,待老人去世后通過處置房產回收資金,對企業的現金流有很高的要求。因此,企業如果大力度推行該模式,需要冒很大的經營風險。

此外,陳磊告訴記者,保險公司確定在某地是否開展此業務需要考慮多方面因素,如城市老齡化程度、人口凈流入狀況、中短期房價、當地政策環境等,其中房價尤其重要,是影響推進該模式的關鍵因素。因此,保險公司選擇房價支撐度較強的城市開展此業務也就不難理解。

陳磊說:“一個50平方米的房子,在北京可能價值300萬元以上,但是在很多二三線城市可能價值不到100萬元,而我們發放養老金的金額主要是根據房屋評估價值確定的。同樣是參與這一養老模式,北京的老人或許可以每月領到1萬元以上的養老金,而一些房價不高城市的老人拿到的養老金數額可能就比較少,對他們來說,就會缺少吸引力。”

從整個行業來看,房價走勢也是影響企業參與度的重要因素。“其他保險公司沒有介入這一領域,每一家的考慮雖有不同,但是對房價長期走勢的考量肯定是一個重要因素。對于我們來說,從長遠來看,房價穩中有升是最理想的狀況。如果房價走勢存在較大不確定性,將制約公司戰略導向和業務開展。”陳磊說。

穩定預期 疏通環節——政策亟待完善

記者走訪時發現,相關政策對于“以房養老”模式如何發展有著重要影響。在房價、抵押登記、房產處理等環節,政策都發揮著關鍵作用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所副研究員王橋表示,推行新的養老模式,應該推動立法先行,通過法律法規樹立一定標準,將有助于新模式的健康發展。

董克用認為,推動“以房養老”業務模式發展,政策的確定性最為重要。“比如房子的產權要有確定性,產權到期后怎么續?要多少費用?是否影響產權處置?這些內容越明確越好。”

幸福人壽方面則表示,開展該業務過程中,保險公司面臨著一些法律風險亟待解決,比如說,抵押房產處置的風險等,期望相關政策和法律法規能給予企業更明確的落地預期。

陳磊認為,如果能推動該業務進行一些模式改進,將有效降低企業風險,提高企業參與的積極性,“盡管房子進行了抵押,老人也拿到了保險金,但是從頭到尾,房子一直不在保險公司名下。老人過世后一般會過戶到繼承人名下,雙方共同處置該抵押房產。事實上,保險公司在這一過程中的話語權比較小。如果房子在完成抵押后,能夠按照約定變成共有產權,抵押權人也擁有一部分產權,就可以降低保險公司處置房產時的一系列法律風險”。

此外,目前政府有關部門針對“以房養老”出臺了指導意見,但是具體到執行層面,還存在不少困難,主要是缺少配套的落地細則,導致很多部門在參與時不知所措,人為阻隔,進而不予辦理。

“在一些城市,老人想辦理‘以房養老’,但是到了抵押和公證環節,當地遲遲不給辦。不是政府職能部門不作為,而是因為大家對這一新生事物不熟悉、不了解,又缺乏明確的實施細則,導致很多部門不知道怎么辦理,大家的溝通成本很高,時間很長。我們在上海辦理的第一單業務,單在抵押登記環節就用了9個月。我們希望所有外部環節都能自上而下暢通無阻。”陳磊說。

盡管困難重重,專家認為,這一模式依然能夠在未來的社會養老體系中發揮更大作用,其模式也可以更加多樣化。“從長遠看,‘以房養老’模式的需求還有待挖掘。中國剛剛開始深度老齡化,隨著社會老齡化速度加快,龐大的老年人群體,特別是那些失能失智老人,需要資金支持和人力照顧。因此,從長遠看,不光是反向抵押貸款,各種把房產轉換成養老資源的方式會越來越多。”董克用說。

來 源:仇莉娜、袁勇/經濟日報 責任編輯:weiyezh

相關新聞

查看評論發表評論 |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觀點,本網保持中立

看不清楚?點擊換一張

泉州經濟網建設聲明:

1、本網站所登載之內容,不論原創或轉載,皆以傳播傳遞信息為主,不做任何商業用途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2、本網原創之作品,歡迎有共同心聲者轉載分享,并請注明出處。
※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:0591-8752390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六合图库财神 快速时时怎么玩中奖率高 秒速时时彩app下载 下载捕鱼游戏 黑龙江掌上社保app 极速科技时时彩 北京公众号排名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是 新时时彩个数跨杀 五分彩有官方的吗 18选2